不慎触电起纷争   调解矛盾保稳定
发布时间:2019-01-28 15:20
来源:
分享到:
字体: 网页纠错  
  2018年7月7日下午16时许,仙阳镇某村村民郑某在农田进行劳作时,不慎触碰到田坎边上的电线杆斜拉电线,郑某当即被电流击晕。事发后,郑某在农友的帮助下恢复清醒,并由该村主任驱车送往县医院治疗。

7月14日,当事人郑某经过治疗后出院,请求村调委会帮助其向电讯设备使用责任方协调赔偿事宜,村调委会随后与G公司进行协调。G公司认为,在电线杆上安装电讯管线的还有Y公司和D公司,G公司不能承担全责。于是村调委会又相继联系了Y公司和D公司,但两家公司均以各种理由推脱,拒绝调解。

8月24日,郑某到镇信访办信访,要求镇领导解决其人身损害赔偿3万元,否则就到县里上访。为避免当事人情绪激化,镇信访办立即与镇调委会进行工作对接,对当事人郑某及其家属进行思想劝导,告知此次纠纷涉及到多家部门单位,调解难度较大,调查需要一定时间,希望郑某能够理解调解工作的难处。在听到镇调委会和信访办明确表态后,郑某放下了顾虑,并积极配合镇调委会开展调查调解工作。

及时协调  止争息事

8月24日至9月中旬,调解员先后找到G公司、Y公司和D公司的负责人,向三家公司耐心解说此次纠纷给郑某带来的生活影响及人身损失,如若郑某继续上访或走法律渠道,对各公司的名誉都会带来不小的影响。

三家公司随后分别委派授权委托人参与事件原因排查,并积极与调解员协调赔偿事宜。9月28日,调解员召集了当事人郑某以及G、Y、D三家公司的授权委托代理人到镇调委会进行调解。调解中,G和Y公司均表示愿意按照比例给予郑某一定赔偿,但赔偿数额方面希望郑某能够降低一些。而D公司的态度却出现转折,其认为,该公司的电讯设备经过实地检测后并未发现故障,不应给予赔偿。调解工作瞬间陷入了尴尬的局面,G和Y公司与D公司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调解员不得不暂时中止调解。

待各方当事人相继退场后,镇调委会与镇信访办联合进行调解工作探讨。大家一致认为,目前该纠纷的突破口有2个:一是郑某的赔偿诉求过高,与其实际损失不符,即使三家公司按比例赔偿,也远高于他们的实际期望值;二是D公司现在突然不认账,需要调解员继续与公司主管人进行协调,毕竟三家公司都在电线杆上安装了电讯设备,真要查清到底是谁的设备出现问题而导致郑某被电伤,时间周期过长,不仅影响调解进度,还会让郑某产生抵制情绪。

有了明确的调解方向,镇调委会决定“兵分两路”。

一方面,调解员继续做郑某的思想工作,希望郑某能适当降低赔偿数额。起初郑某并不同意,认为自己被电伤后住院一周多,目前身体还有麻痹感,需要确保一定的金额进行后期康复治疗。调解员对郑某进行耐心劝导,认为他的赔偿要求并不过分,但死咬住3万元的赔偿数额,对平息这场纠纷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此次事故是意外事件,作为公司而言,也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况且医院出具的出院证明也并没有显示任何不良症状,而郑某实际支付垫付的医疗费、住院费、交通费以及受伤期间的误工费等损失,按实际计算也还不到1万元。鉴于调解员的分析,郑某最后表示愿意将赔偿数额降低到19000元。

另一方面,调解员先后通过电话联系、实地走访等方式与D公司的授权委托人进行多次协调,希望D公司能够“承担”一定的责任,让三家公司能达成一致的赔偿协定,给大家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工作负担。通过将近半个月的“苦口婆心”,D公司终于卸下了防线,表示愿意作为非主体责任方赔偿6000元。

调解赔偿得以平息  回访巩固调解成果

10月24日,经过前期一系列的调解工作,四方当事人再次坐到了一起。此次调解过程中,大家对调委会给出的调解意见均无异议,并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表态,这场历经4个多月的涉访纠纷终于得到妥善了结。

按照调委会综合各方因素给出的调解建议,Y公司作为此次事故的主体责任方,赔偿给当事人郑某7000元,D和G公司分别按照连带责任各自赔偿给郑某6000元。 因三家公司均为法人单位,赔偿需要公司走财务报账流程,遂三家公司均表示在协议约定的时间内以转账的形式向郑某履行赔偿。随后,调解员分别对三家公司进行调解回访,询问协议履行情况。后经与当事人郑某确认,三家公司确均已在协议约定时间内履行赔付事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