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亿
发布时间:2017-06-11  来源: 本站原创 【背景色: 】【浏览次】  【字体: 】  【关闭

杨亿(9641020) 北宋文学家,"西昆体"诗歌主要作家。字大年。浦城长乐里(今浦城仙阳)人。年十一,太宗闻其名,诏送阙下试诗赋,授秘书省正字。淳化中赐进士,曾为翰林学士兼史馆修撰,官至工部侍郎。性耿介,尚气节,在政治上支持丞相寇准抵抗辽兵入侵。又反对宋真宗大兴土木,求仙祀神的迷信活动。卒谥文,人称杨文公。

杨亿博览强记,尤长于典章制度。曾参预修《太宗实录》,主修《册府元龟》。他在史馆修书时,曾与钱惟演、刘筠等人唱和。他将唱和诗编为《西昆酬唱集》。集内诗歌重雕琢用典,铺陈词藻,讲究声律,被称为"西昆体",在宋初诗坛上影响颇大。他们或咏前代帝王和宫廷故事,如《始皇》、《汉武》、《宣曲》等;伙同男女爱情如《代意》、《无题》等;或咏官僚生活如《夜宴》、《直夜》等;更多的是咏物如《梨》、《泪》、《柳絮》等等。在西昆诗人中,杨亿是比较突出的一个,朱熹评之为"巧中犹有混成底意思,便巧得来不觉"(《朱子语类》卷一百三十九)。如《因人话建溪旧居》:"听话吾庐忆翠微,石层悬瀑溅岩扉。风和林籁披襟久,月射溪光击浪归。露畹荒凉迷草带,雨墙阴湿长苔衣。终年已结南枝恋,更羡高鸿避弋飞。"就与朱熹的评价符合。他又以骈文名世。

著作多佚,今存《武夷新集》20,有《浦城遗书》本,《藻堂四库全书萃要》本。又有《杨文公谈苑》15卷,记述平生见闻,原书已佚。《宋朝事实类苑》及《说郛》等书中尚存100多条;《类说》也引60多条,但有删节。《谈苑》涉及文人轶事、民情风俗、里巷琐事,有文学史料价值。

杨亿诗词选录 

少年游 

江南节物,水昏云淡,飞雪满前村。

千寻翠岭,一枝芳艳,迢递寄归人。

 寿阳妆罢,冰姿玉态,的的写天真。

等闲风雨又纷纷。更忍向、笛中闻。

  

代意二首  

梦兰前事悔成占,却羡归飞拂画簷。

锦瑟惊弦愁别鹤,星机促杼怨新缣。

舞腰罢试收纨袖,博齿慵开委玉奁。

几夕离魂自无寐,楚天云断见凉蟾。

 

短梦残妆惨别魂,白头词苦怨文园。

谁容五马传心曲,祇许双鸾见泪痕。

易变肯随南地橘,忘忧虚对北堂萱。

回文信断衣香歇,犹忆章台走画辕。

 

爱诏修书述怀感事三十韵  

太极垂裳日,中原偃革初。

楼船秋发咏,衡石夜程书。

好问虚前席,征贤走传车。

蓬莱侔汉制,煨烬访秦馀。

紬绎资金匮,规模出玉除。

纷纶开四部,秘邃接千庐。

饫赐双鸡膳,亲回六尺与。

华芝下阊阖,白羽拥储胥。

望气成龙虎,披文辩鲁鱼。

清光无咫尺,玄览亦踌躇。

群彦挥铅笔,微生滥石渠。

嵇康真懒慢,谢客本空疏。

讲学情田埆,谈经腹笥虚。

月凭依许劭,文体慕相如。

雅饮欢娱洽,清言鄙吝祛。

弥旬容出沐,终日喜群居。

抚己惭鸣玉,归田忆荷锄。

池笼养鱼鸟,章服裹猿狙。

圜府愁尸禄,天阍愧弊裾。

虚名同郑璞,散质类庄樗。

国士谁知我,邻家或侮予。

放怀齐指马,屏息度羲舒。

寡妇宜忧纬,三公亦灌蔬。

危心惟觳觫,直道忍蘧蒢。

往圣容巢许,先儒美宁籧。

晨趋叹劳止。夕惕念归欤。

秦痔疏杯酒,颜瓢赖斗储。

如谐曲肱卧,犹可直钩渔。

矫矫龟衔印,翩翩隼画旟。

一麾终遂志,阮籍去骑驴。

 

比部朱员外知东明县  

宰邑承颜帝泽优,春郊数舍跃跸骝。

弦歌平昔有遗爱,桑梓依前访旧游。

乡里归时荣尽锦,庭闱到日洁晨羞。

陶潜未省荒三迳,班嗣何因乐一邱。

兰长谢庭傅赋咏,花开潘县占风流。

薰炉绫被馀言馥,省闼沉沉侍史愁。

 

表弟李宗元知桂州阳朔县  

桂林阳朔溪山秀,莫欢迢迢五岭南。

百里字人须敏政,千金酌水更懲贪。

"榔下濑潮程远,曳彩升堂寿宴酣。

远地民淳无牒诉,县齐终日好清谈。

 南朝

五鼓端门漏滴稀,夜签声断翠华飞。

繁星晓埭闻鸡度,细雨春场射雉归。

步试金莲波溅襪,歌翻玉树涕沾衣。

龙盘王气终三百,犹得澄澜对敞扉。

 

白莲

昨夜三更里,嫦娥坠玉簪。

冯夷不敢受,捧出碧波心。

 

月兔湘筠巧製全,何人大手称如椽。

禁中铃索夜批诏,阁上芸香昼草玄。

墨妙三分惭入木,华褒一字重编年。

史官遗直真堪畏,千载独持生杀权。

 

表弟廷凭章得象知信州玉山县

怀玉烟霞接武夷,我思祖德涕沾衣。

县斋製锦留遗爱,庭树藏环长旧园。

彭泽公田今已废,辽东邑子半应非。

津亭送别空搔首,籍在金门未得归。

   摘录宋史卷三百五 列传第六十四  

    杨亿,字大年,建州浦城人。祖文逸,南唐玉山令。亿将生,文逸梦一道士,自称怀玉山人来谒。未几,亿生,有毛被体,长尺余,经月乃落。能言,母以小经口授,随即-诵。七岁,能属文,对客谈论,有老成风。雍熙初,年十一,太宗闻其名,诏江南转运使张去华就试词艺,送阙下。连三日得对,试诗赋五篇,下笔立成。太宗深加赏异,命内侍都知王仁睿送至中书,又赋诗一章,宰相惊其俊异,削章为贺。翌日,下制曰:“汝方髫龀,不由师训,精爽神助,文字生知。越景绝尘,一日千里,予有望于汝也。”即授秘书省正字,特赐袍笏。俄丁外艰,服除,会从祖徽之知许州,亿往依焉。务学,昼夜不息,徽之间与语,叹曰:“兴吾门者在汝矣。”淳化中,诣阙献文,改太常寺奉礼郎,仍令读书秘阁。献《二京赋》,命试翰林,赐进士第,迁光禄寺丞。属后苑赏花曲宴,太宗召命赋诗于坐侧;又上《金明池颂》,太宗诵其警句于宰相。明年三月,苑中曲宴,亿复以诗献。太宗讶有司不时召,宰相言:“旧制,未贴职者不预。”即以亿直集贤院。表求归乡里,赐钱十五万。至道初,太宗亲制九弦琴、五弦阮,文士奏颂者众,独称亿为优,赐绯鱼。二年春,迁著作佐郎,帝知其贫,屡有沾赉,尝命为越王生辰使。时公卿表疏,多假文于亿,名称益着。真宗在京府,徽之为首僚,邸中书疏,悉亿草定。即位初,超拜左正言。诏钱若水修《太宗实录》,奏亿参预,凡八十卷,而亿独草五十六卷。书成,乞外补就养,知处州。真宗称其才长于史学,留不遣,固请,乃许之任。郡人周启明笃学有文,深加礼待。召还,拜左司谏、知制诰,赐金紫。咸平中,西鄙未宁,诏近臣议灵州弃守之事。亿上疏曰:臣尝读史,见汉武北筑朔方之郡,平津侯谏,以为罢敝中国,以奉无用之地,愿罢之。上使辩士朱买臣等发十策以难平津,平津不能对。臣以为平津为贤相,非不能折买臣之舌,盖所以将顺人君之意尔。旧称朔方,地在要荒之外,声教不及。元朔中,大将军卫青奋兵掠地,列置郡县。今灵州盖朔方之故墟,僻介西鄙,数百里间无有水草,烽火亭障不相望。当其道路不壅,馕馈无虞,犹足以张大国之威声,为中原之扞蔽。自边境屡惊,凶党猖炽,爵赏之而不恭,讨罚之而无获。自曹光实、白守荣、马绍忠及王荣之败,资粮屝屦,所失至多,将士丁夫,相枕而死。以至募商人输帛入谷,偿价数倍;孤壤筑城,边民绎骚,国帑匮乏,不能制边人之命,及济灵武之急。数年之间,凶党逾盛。灵武危堞,岿然仅存,河外五城,继闻陷没。但坚壁清野,坐食糗粮,闭垒枕戈,苟度朝夕,未尝出一兵驰一骑,敢与之角。此灵武之存无益,明矣。平津所言罢敝中国以奉无用之地,正今日谓也。臣以为存有大害,弃有大利,国家挽粟之劳,士卒流离之苦,悉皆免焉。尧、舜、禹,圣之盛者也,地不过数千里,而明德格天,四门穆穆。武丁、成王,商、周之明主也,然地东不过江、黄,西不过氐、羌,南不过蛮荆,北不过太原,而颂声并作,号为至治。及秦、汉穷兵拓土,肝脑涂地,校其功德,岂可同年而语哉!昔西汉贾捐之建议弃朱崖,当时公卿,亦有异论,元帝力排众说,奋乎独见,下诏废之,人颂其德。故其诏曰:“议者以弃朱崖羞威不行,夫通于时变,即忧万民之饥锇,危孰大焉。且宗庙之祭,凶年不备,况乎避不嫌之辱哉?”臣以为类于灵武也,必以失地为言,即燕蓟八州,河湟五郡,所失多矣,何必此为?臣窃惟太祖命姚内斌领庆州,董遵诲领环州,统兵裁五六千,悉付以阃外之事,士卒效命,疆埸晏然,朝廷无旰食之忧,疆埸无羽书之警。臣乞选将临边,赐给廪赋,资以策略,许以便宜而行。傥寇扰内属,挠之以劲兵,示之以大信,怀荒振远,谕以赏格,彼则奔溃众叛,安能与大邦为敌哉?若欲谋成庙堂,功在漏刻,臣以为彼众方黠,积财犹丰,未可以岁月破也。直须弃灵州,保环庆,然后以计困之尔。如臣之策,得骁将数人,提锐兵一二万,给数县赋以资所用,令分守边城,则寇可就擒,而朝廷得以无虞矣。景德初,以家贫,乞典郡江左,诏令知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时以吏部铨主事前宜黄簿王太冲为大理评事,亿以丞吏之贱,不宜任清秩,即封诏还。未几,太冲补外。俄判史馆,会修《册府元龟》,亿与王钦若同总其事。其序次体制,皆亿所定,群僚分撰篇序,诏经亿窜定方用之。三年,召为翰林学士,又同修国史,凡变例多出亿手。大中祥符初,加兵部员外郎、户部郎中。五年,以疾在告,遣中使致太医视之,亿拜章谢,上作诗批纸尾,有“副予前席待名贤”之句。以久疾,求解近职,优诏不许,但权免朝直。亿刚介寡合,在书局,唯与李维、路振、刁衎、陈越、刘筠辈厚善。当时文士,咸赖其题品,或被贬议者,退多怨诽。王钦若骤贵,亿素薄其人,钦若衔之,屡抉其失;陈彭年方以文史售进,忌亿名出其右,相与毁訾。上素重亿,皆不惑其说。亿有别墅在阳翟,亿母往视之,因得疾,请归省,不待报而行。上亲缄药剂,加金帛以赐。亿素体羸,至是,以病闻,请解官。有嗾宪官劾亿不俟命而去,授太常少卿,分司西京,许就所居养疗。尝作《君可思赋》,以抒忠愤。《册府元龟》成,进秩秘书监。七年,病愈,起知汝州。会加上玉皇圣号,表求陪预,即代还,以为参详仪制副使,知礼仪院,判秘阁、太常寺。天禧二年冬,拜工部侍郎。明年,权同知贡举,坐考较差谬,降授秘书监。丁内艰,属行郊礼,以亿典司礼乐,未卒哭,起复工部侍郎,令视事。四年,复为翰林学士,受诏注释御集,又兼史馆修撰、判馆事,权景灵宫副使。十二月,卒,年四十七。录其子纮为太常寺奉礼郎。亿天性颖悟,自幼及终,不离翰墨。文格雄健,才思敏捷,略不凝滞,对客谈笑,挥翰不辍。精密有规裁,善细字起草,一幅数千言,不加点窜,当时学者,翕然宗之。而博览强记,尤长典章制度,时多取正。喜诲诱后进,以成名者甚众。人有片辞可纪,必为讽诵。手集当世之述作,为《笔苑时文录》数十篇。重交游,性耿介,尚名节。多周给亲友,故廪禄亦随而尽。留心释典禅观之学,所著《括苍武夷颍阴韩城退居汝阳蓬山冠鳌》等集、《内外制》、《刀笔》,共一百九十四卷。弟倚,景德中举进士,得第三等及第;以亿故,升为第二等。亿无子,以从子纮为后。

  弟伟。伟字子奇,幼学于亿。天禧元年献颂,召试学士院,赐进士及第。以试秘书省校书郎知衢州龙游县,再补蕲州录事参军,国子监荐为直讲。驸马都尉李遵勖守澶州,辟签书镇宁军节度判官事。迁大理寺丞、知河间县,再迁太博士。用近臣荐,为集贤校理、通判单州。会巡检部卒李素合州卒二百余人,谋杀巡检使,入鼓角门,州将不敢出。伟挺身往问曰:“若属何为而反?”俱曰:“将有诉于州,非反也。”伟曰:“持兵来,非反而何?若属皆有父母妻子,以一朝忿而欲鱼肉之乎?”悉令投兵,坐籍首恶得十余人,斩之。徙知祥符县、提点开封府界诸县镇公事,权开封府判官,又判三司开拆司,累迁尚书兵部员外郎、同修起居注。伟清慎,无治剧才,常秉小笏以朝。知制诰缺。中书以伟名进。仁宗曰:“此非秉小笏者邪?”遂命知制诰,权谏院。尝曰:“谏臣宜陈列大事,细故何足论。”然当时讥其亡补。迁刑部郎中,为翰林学士。祀明堂,迁右司郎中、判太常寺,为群牧使兼侍读学士,进中书舍人。卒,赠尚书礼部侍郎。纮字望之,以荫历官知鄞县。鄞滨海,恶少贩鱼盐者,群居洲岛,或掠商人财物入海,吏不能禁。纮至,设方略,使识者质恶少船,及归,始给还,且戒谕之,由是不敢为盗。以亿文献,赐进士出身。通判越州,知筠州,提点江东刑狱,除转运、按察使。江东饥,纮开义仓赈之,吏持不可。纮曰:“义仓,为民也,稍稽,人将殍矣。”纮御下急,常曰:“不法之人不可贷。去之,止不利一家尔,岂可使郡邑千万家俱受害邪?”闻者望风解去,或过期不敢之官。与王鼎、王绰号“江东三虎”。坐降知衡州,徙越州。为荆南转运使,徙福建,不赴,知湖州,复为江东转运使。官至太常少卿,卒。纮性严,虽家居,儿女不敢妄言笑。聚书数万卷,手抄事实,名《窥豹篇》。

 

 

 

 

【背景色: 】 【浏览次】  【字体: 】  【关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访问统计 | 您是第访问者
主办单位:浦城县人民政府 浦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承办 版权所有:浦城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闽ICP备07048190号 www.pc.gov.cn
联系电话:0599-2822321 邮箱:pcxzf@163.com